一张网红脸需要多少钱:揭秘整形幕后的励志故事!网红称从未有一秒后悔

(原标题:一张网红脸需要多少钱:揭秘整形幕后的励志故事!网红称从未有一秒后悔)

“我想去人多的地方。”这是韩国姑娘许艺恩做完整形手术后说的第一句线岁的在校大学生许艺恩参加了韩国整容综艺节目《Let 美人》,在制作团队的帮助下,她接受了长达23mm的下巴内推双颚手术及其他整形手术。术后,她获得了梦寐以求不亚于明星们的外貌。

许艺恩说,小时候因为“过长的下巴”以及严重的外貌缺陷,经常会受到同学们的排挤和嘲笑。但现在走在大马路上,很多人会前来搭讪,问她要电话号码。“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待遇”。

当被人问及,男生喜欢的是女生的性格还是外貌问题时,许艺恩说,她是有过两张脸的人,她很清楚那是谎言,男生喜欢你肯定是因为你的外貌。

现在的许艺恩是一家网店的老板娘,在运营店铺之余,还兼职做模特。“整形手术并不是把自己变得更漂亮,而是扮演着可以去除人生最大的苦痛的角色。”她说,因为整形,她才开启了第二个人生。

小姑娘很大方地说,“整形是网红的标配,我身边的朋友,只要做微商或者开淘宝店的,基本都动过脸,有的整张脸全都给换了。”

“我做过双眼皮手术,因为之前是一只单眼皮,一只双眼皮。前段时间,我刚打了瘦脸针。”小姑娘说。

我仔细看了她的眼睛:“你的眼睛很漂亮,很有神。”听到我的夸赞,她有些雀跃,拿出手机接连给我看了好几张照片,“有神”这个评语似乎很能激励到她。我指着其中的一张说,“这张最有神。”她二话没说就将自己的微信头像给换了。我以为这是一个沉迷美貌的女孩,后来我发现我错了。

“看收入吧。”她衡量的天平比我想象中复杂得多。一只瘦脸针1800元左右,基本是半年打一次,再加上日常美容保养;而当我好奇什么是“日常美容保养”,嗯,勉强记下来的名词包括玻尿酸、美白针、水光针、婴儿针、羊胎素……算一算每年这张网红脸要花个小十万保养整修。她说,现在的月收入3-4万元,算负担得起。

这个20才出头的小姑娘月收入能有三、四万元?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仿佛看穿我的疑惑:“网红是我的工作,整形是基本的投入。”原来她在微商做女装零售,销量不错,觉得女装生意能做,今年加码投资开了淘宝店,现在两个渠道能够带来每月三到四万元净收入。因为自己的店铺要拍照,她也帮其他商家拍摄上新图片,算是个小网红,在网拍圈有点名气,有自己的客户群。

我算了一下账,单靠卖衣服她每年能净赚40万元左右,加上帮其他商家拍片还能额外收入十多万,每年的净收入在50万元以上。美容保养以及微整形花10万元,这笔“投资”在她口中,能够巩固每年50万元的收入,如果店铺开得好,收入还能更多……

“过段时间要在鼻子里放假体,这样拍照效果更好,摄影师一般都喜欢整形过的模特,可以减少修片的工作量。”整形后,她的网拍接单数是之前的好几倍,因此她深知“添购生财工具”的重要性,采购一个受摄影师欢迎的鼻子相当要紧;这么一来,将来合作的摄影师缺模特时,就会叫上她,她又能拓展客源了。

“整形为了工作之外,你有想过通过整形进入上层圈层,嫁入豪门?”我问得很直接。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嫁给富二代,未来我只是希望找一个和我收入差不多的男生,基本年净收入在50万左右,两人能有自己的房子,过点简单的日子就好。”

为了能提高销售、积累用户,她一直尝试在不同的场景拍片,她深信照片的拍摄地会影响销量。整形保养正如她装修店铺、投资拍摄一样,都是一种“装修与维护费用”的投入而已。

我问她,会一直做模特么?她说,不会,等到有了自己的团队后,打算慢慢退居幕后,开始做淘宝店铺运营的活;当然如果有必要,还是会偶尔的接一些网拍。我后来发现,在这个小姑娘的梦想里,美貌根本不是最终目的,这只是她的第一桶金,一个阶段性工具而已;在她的盘算中,整形只是过程之一。

整个过程中,这是我最感动的一句话,她是整形APP新氧上的整形达人“陈大大”。她说,一开始想要整形,是为了自己喜欢的对象,想要让自己变美、变强,“我不想以后站在他身边,让他觉得丢脸。”

从2014年开始,陈大大去了韩国三次,三次整形前后的对比照片及心路历程,都详实记录在她的新氧APP网页上。

一般人对整形的话题避而远之,但是陈大大反其道而行的大方分享,她说,整形会给身体和心理带来巨大压力,她感同身受;但她觉得自己还是幸运,因为并不是每一个女孩想要变美,都有机会去实现。“我不希望隐藏,因为整形而变美一点儿也不可耻。”因为她的乐于分享,陈大大受到了更多的,在圈子里一下就红了。

我问,最初一笔整形费用是如何得来的,她说是在大学期间打工挣来的。她做过肯德基的服务员,做过外企单位的实习生,甚至还创办过广告公司。但她这么做,一开始并不是为了整形,而是为了那个尚不存在的“我们”。“我得为我们的未来着想,他除了帅,其他的都不会。”那个时候,陈大大只是单方面的喜欢那个男孩,担心男孩没有什么谋生之道,她得先做打算。

最后她还是决定将这笔钱全部拿去整形。“做了三项整形手术,其中vline花4–6万元(雕塑下巴用),鼻综合花2.5万元左右,脂肪全脸要1–2万元,加起来好大一笔。”陈大大说,她所有的积蓄也只能勉强凑齐这次手术一半的费用,但即使要问别人借钱,她还是要做手术。

做完手术的第一天,陈大大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因为做的整形手术过多,导致整张脸都包上了纱布,鼻子不能正常呼吸,勉强靠氧气罩维持。她说,偶尔的一个抬头,发现对面的病床也空着,整个世界都离奇的安静。

“这个时候,我收到他的微信,我的手已经肿得不成样子,连手机都拿不了。”但在看到他的信息后,她依然笑出了声。“我笑的时候都能感觉到我颧骨的钉子,鼻子的假体。”因为她感觉到,原来她是在他生活里的,或许之后还能走进他的生命。“如果有一天结婚,希望那个人是我。”

跟淘宝店小姑娘为了谋生“采购鼻子”很像,陈大大无形中好像也得到了某种开店成本。整形完变美的她,走在马路上开始被人搭讪,随便发一个朋友圈状态就能被点赞数百,甚至被邀请去做平面模特;从旁人的反应中,她能感觉到自己真的是变美了。这种让人产生受宠若惊感觉的待遇,不仅仅发生在许艺恩身上,也发生在整形后的陈大大身上。

“整形之后,我年收入比之前高了好几倍。”陈大大说,现在会有一些商家来找她拍片,拍摄一整天的线元的报酬;偶尔她也会录制一些视频节目,一次有近万元收入;如果有广告代言,她也会考虑,“这个费用比较高,基本是5万元起步,还不包括肖像权。”现在的陈大大,开了自己的微信自媒体号“大大美酱”,还成为了一家当红内容创业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据说公司已经完成了B轮融资。

我问她,每当有新的工作机会降临的时候,她觉得是美貌帮了忙,还是全凭能力取胜?陈大大用韩寒式的语句回答道,“我看世界的角度从来没有变过,只是因为我的长相变了,世界待我的方式不一样了。”

陈大大告诉我,现在有个很爱她的男朋友,虽然对方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高富帅,但他们相处融洽,彼此都能相互理解。不知为何,我记住的却是她说的前半段话,“他知道我整形,他接受我的一切。”

“我第一眼见他的时候,他穿了一件蓝白相间的运动上衣,站在阳光下,特别帅。”这是陈大大初见她喜欢男生时的印象,“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他一眼,再也没能忘记他的容颜。”

“大致在20-30万左右。手术时用的药物以及整形的位置、难度都会影响到价格,但是即使脸上该动的部位全都动了,基本在这个价格区间。” Yestar杭州艺星医疗美容医院院长钟冠鸿告诉《天下网商》,“不同的医院价钱也是不一样的,公立医院的价格相差不大。但是民营医院的话,像酒店有三星、四星、五星之分,价格会有所差别。”他说。

钟冠鸿是一个极其小心、说话谨慎的人,从他嘴里几乎漏不出风来,怎么问哪个网红在哪家医院整形,他都不肯评论一句,就好像这是一个神秘江湖,说错话的人要受处罚。

“整形得比较夸张的,一般是网红的工作需求,但是一般人如果走在马路上,很多人用很奇怪的眼神看她,她就会觉得很变扭,以至于到了第二天就会到医院找医生,说医生你帮我打坏了。”他说。

钟冠鸿说,有时候客户会定时来医院,然后很盲目的问,医生你帮我看看,我的脸现在需要动哪里?遇到这样的客户,基本就可以判定她已经整形上瘾。这时候医生会及时劝导并做一些心理辅导。“并不是所有来整形的,我们就一定会做;我们觉得你是需要做的,才会做。”

即使整形也希望看上去自然些,这或许是很多整形姑娘最想要达到的状态。之所以会对整形产生这种矛盾的心理,是因为我们对整形或者后天所形成的美貌,并不能完全接受。“之前在整形医院的办公室里都有屏风,就是希望外面人看不到里面的人。”

我在早上八点多到了艺星医院,接近十点钟离开,中间无数次被护士、行政人员打断,签署手术前的各种准备文件。工作人员来来往往,神情忙碌,感觉上好像有多台手术正同时在进行;奇怪的是,从头到尾医院的大门口都非常冷清,没有“病患”从大门口出入。我忍不住好奇问了是不是有隐藏在深处的后门?然后又得到一个神秘的笑容。

我在《Let 美人》节目中看到的整形价位,基本上也在20-30万元区间。许艺恩在节目中接受了额头矫正术、前眼角手术、假体隆鼻、牙齿矫正、两颚手术、vline下巴术及皮肤管理等整形手术,总共花费352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约20万元。

参加第三季《let 美人》的姑娘崔智惠,在节目中接受了额头矫正术、双眼皮手术、前眼角手术、假体隆鼻、脸部轮廓手术、两颚手术及皮肤管理等术,费用总计4025万韩元,折合人民币约23万元。而另一位参加第一季《let 美人》的朴素妍,相较于之前两位,花费的手术费用比较低,但也用了207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约11万元。她接受的术后有额头脂肪移植、卧蚕填充、上下颚牙床骨后退手术、双眼皮手术及下巴吸脂手术……

有业内人士估计,目前市场上医美APP的市场占有率总和还不到整个行业的1%;但客单价高且复购率高,使医美APP成为大美业中的一匹黑马。美容微整形平台新氧CEO金星在创业之前,一直担心自己所选的创业方向是一个小众服务市场。经过一番调查后,他很兴奋,在接受媒体公开采访时说,整形的市场规模要远远超过人们的想象。

“买房、买车、旅行是国人现在的前三大需求,而排名第四的需求就是整形。”美容整形专业平台更美APP的创始人刘迪也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他每一次和投资人谈的时候,从来没有人问过“你们的盈利模式是什么”。

整形和美容强大的消费能力让这些投资者无需担心。整形为主的消费医疗行业,这里不是严肃的生病吃药,是客单价更高、消费频率更高的非公费医疗领域,市场化程度更高。

“更美”对媒体表示,经过两年的原始积累、社区生态建设和UGC内容沉淀,更美APP已经突破了用户支付临界点,日常客单均价约在4000元左右,“更美”的月流水突破亿元,这使得它在2015年7月,获得维梧资本领投、红杉资本跟投的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此外,据第三方数据研究中心Talkingdata显示,更美APP在安卓平台医美类APP里覆盖率排名第一,在大美业APP里排名第五。

除了“更美”之外,还有诸如悦美、助美等APP对这个市场虎视眈眈。2015年1月,美黛拉获得A轮数百万美元的融资;2015年2月,美到家获得58同城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2015年3月,美上门获得腾讯百度系合投的3000万人民币Pre-A轮融资;2015年5月,美容总监获得1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医美市场已然成为资本新宠。

就在所有人抨击“网红脸”长得一模一样,根本都是一家医院整出来的时候,陈大大、淘宝小姑娘,还有更多的整形女孩,她们可能没有时间思考这些问题。整形对于她们,只是一段人生路上的必经历程,陈大大的梦想里有那个男孩,还有她因为美貌获得了工作而过上的好生活。淘宝小姑娘的梦想里,有一个和她收入相当的平凡男孩,她只想建立自己的团队,然后退居幕后做管理工作,做一个好的服饰产业经理人。

在采访快结束的时候,我问淘宝小姑娘,她是否羡慕像张大奕、赵大喜、雪梨这样的红人店主?她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幽幽的告诉我说,“升得越快掉得越快”。

对于现在大热的直播,她有参与,但只是单纯的参与,并没有打算花费大量的时间去经营。“直播感觉像忽悠,忽悠别人送礼物之类的。我感觉不踏实,也不长久。”她说,她不懂表演、不会说话,她的专长还是经营好店铺、一点一点做好粉丝,比较实在。

在结束聊天的时候,我们互加了微信,她说6月要带上摄影师和200套夏装去国外拍摄。我惊讶,整个夏天的衣服全部都带过去拍摄,难道不怕过时?她一脸自信的说,“潮流不是看我们么!”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只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重重的壳裹着轻轻的仰望……”好凑巧,采访结束离开时,那个大厦放起了周杰伦的歌曲《蜗牛》。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常常会看到姑娘在朋友圈推送的信息,有一天,她在朋友圈写道,“换季雾霾没办法,只能又开始打(水光针+婴儿针)”。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